首页

搜索 繁体

if线:联姻⑼离婚(1 / 1)

说完这一句,对方便挂了电话。

岁松泠认出那声音的主人,利落回到车上,发动汽车,破雨疾驰,一路杀到曲行日私宅。

曲行日打开门,含笑看着被雨淋透的岁松泠,他只在两个人面前毫不保留地展示他的卑劣和不择手段,一个是沉心,另一个便是岁松泠,至于旁人哪怕是父母,都只能见识曲行日完美伪装的优秀假面。

沉心在曲行日的床上睡着了,岁松泠看着她安稳的睡颜放下心来。

“我没对她做什么,只接了个吻而已。”

曲行日在岁松泠身后开口,他在嘲笑岁松泠时至今日的坚持。

“你明明和我一样喜欢她,有那么多机会,为什么不出手。”

“……你懂什么。”岁松泠不理会曲行日的挑衅。

沉心这几年有严重的失眠,见她睡着,两个男人不舍得再扰醒她,退到客厅。

“要喝点什么?”

“不必,等她醒了,我就带她走。”

曲行日笑笑,给自己倒了杯酒。

“灿海的公司突发状况,是你搞鬼。”岁松泠在岁灿海联系他时便觉得事情过于突然,如今看到曲行日这一套动作,便明白了一切。

“当然是我,要给自己创作机会嘛。”曲行日大方承认他的所作所为,如果不是这样,沉心今晚又怎么会睡在他的床上呢。

沉心身边认识的那几位优秀男性都和她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,岁万苏、岁虹光、邢没,如今连曲行日也成了她的秘密情人,唯独只有岁松泠,沉心开始对他感到好奇和疑惑。

不是她自恋或是觉得自己魅力有多大,但沉心清楚岁松泠喜欢她,像其他那些男人一样喜欢她,甚至比他们更喜欢自己,可他从不出手,也不示爱。

这点好奇驱使沉心主动接近岁松泠,她开始用肢体接触去试探他,如愿看见岁松泠被自己挑起情欲时,沉心笑得很开心,是这几年她少有的发自真心的笑容,和从前那个活泼爱捣蛋的沉心很像。

最终岁松泠被沉心亲自拿下,仿佛集邮一般,她获得了所有男人的宠爱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沉心和岁灿海的感情也越来越好,当然她和其他情人的感情也一样变得更好,也许是身边的陪伴充足,沉心不再严重抑郁焦虑,夜里噩梦哭醒的次数减少,岁灿海幻想着沉心可以像这样一直留在他的身边。

“我去结扎好不好?”

岁灿海抱着沉心,他刚刚给沉心舔到去了,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,沉心抓着灿海的性器套弄把玩,闻言沉心的手顿了顿,又心不在焉继续,沉心没有问为什么,她知道原因。

沉心至今都没和这些男人发生插入性交,她放言没结扎的几把不可能插进她的身体。

岁灿海之意很明显,他希望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,就像他想牢牢抓住和沉心的婚姻一样。

可沉心却与他夫妻不同心,灿海想着与沉心长长久久,沉心却日日想着离婚那一天。

沉心插科打诨勉强打消灿海结扎的念头,她知道,他那样说,是想和她认真走下去,可是她无法做到,她终有一天,会离他、离他们所有人而去。

离约定的五年时间越近,沉心的状态就越好,她的面色红润,气血充足,身体也比前几年更健康,笑容很多,日日带着阿布小狗外出遛弯玩耍。

岁灿海的心却越来越紧张,他开始害怕那一天的到来,但又期盼着可以和沉心像真正的夫妻那样一直生活下去。于是他加倍对沉心好,情感上的爱,物质上的珠宝财物,他给足一切,沉心成为旁人羡慕不已的年轻貌美贵太太。

然而幻梦破碎的那一刻最是残忍,岁灿海咬牙在离婚同意书上签字,落笔用力过劲,几乎划破纸张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入库小说